静水流深

柏舟(节选)

落~落~:

日居月诸,


胡迭而微?


心之忧矣,


如匪瀚衣。


静言思之,


不能奋飞。




翻译成:太阳哟月亮哟,为何更迭有亏缺? 心底的忧苦啊,就像未洗的脏衣裳。仔细想想,竟不能像鸟儿一样奋起高飞。

12种颜色:

🍁月淡,风凄,一曲恒古的琵琶,飘酸了今生的眷恋。思念踏夜而来,滴滴流动在月海,纷纷扬扬落满成空的夜,丝丝声声刻留下的印记,碰撞着心底的蠢动,泪水溢满双眸,恣意地流下,弦乐如泣如诉。

竹本化-Byron:

人生本来就空,对人家笑笑,对自己笑笑,笑着看天下,看日出日落,花谢花开,岂不自在,哪里来的尘埃。

竹本化-Byron:

在这样的时代,安静是这个国家最紧缺的商品。请不要误会,我是在说安静,绝不是说沉默。

竹本化-Byron:

你越老越发现,年轻是所有赌场的通行证,而成熟才是赢的资本 。

三鬼TG:

我这一生,最大的奢求就是瞧瞧清澈的镜面天空,那儿没有硝烟,也没有无法理解的枪林弹雨。
有时,麻雀会挺起胸脯证明自己的价值,耀武扬威的将精神耗费在战争前线。零碎的四肢埋葬在瓦砾和废墟底层,出窍的思维游离在援助护疗队伍中,身体越过垂死的挣扎,痛苦的迎接新生同僚。
为什么,为什么?
也只求错过的答案,申诉野兽逃跑的不安,哀求海豚迁徙海洋的原因。火山爆发成泥,淹没三千大雪。油彩燃料翻滚成云,吞噬森林燃烧的系统,亲自摧毁雏菊微笑的嫩芽,疯狂的扭动孱弱腰肢,风一点,折成两段干枯树干,沉寂在荒途凉地,同炮骸长眠。
机甲踏平的疆土,整齐码放行行廉价的棺板,腥味儿直溢鼻腔,波涛汹涌,海啸翻涌成锋利的镰刀,剥削仅剩的一点儿生命。那满载未来的候鸟啊,眼睁睁的,硬生生的错过,青灰的嘴唇一张一合,说了三言两语,表面作了惋惜,却不肯施舍一羽希翼。
告诉我为什么,为什么?
拐杖开始打颤,牙冠蹦跳出一串终结的钥匙,要我启示轨道的偏转。
只得潦草写下遗书一封,向末日的崩塌,前行。
坚定而执着。





▼我很想为这段文字另写些什么,可当我想要去做它的时候,才发现没什么可以说的。心是沉重的,连着灵魂和肉体都绑定了枷锁,压得精神险些缺氧。我们该感到庆幸,中国是一个和平的国家,无战争,无硝烟。我们是幸福的,从任何意义上来说。


——三鬼

结绳记事路人甲:

看到中年男士体型不胖不瘦穿着干干净净表情自然眼晴明亮,不管他是不是有钱谈吐够不够优雅,我都想当然的认为他是人生赢家一枚。

法帝斯丁:

长大后,乡愁是一种触不到的情绪,我在这头,月亮,在那头。

很久没更LOFTER,开始逐渐发一些过来。

 #发现有圆人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