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水流深

空谷:

秋雨微凉~:

Expo group of figure:

Lost Penguin:

醉卧寒林:

《随记1865》

心之语前徘徊,蓝湾杯底星辰。
半世流水半世尘。
绿意销酷暑,帘幕笼伊人。

嗟跌难耐孤枕,久恙尤念三春。
满目清泪问红尘。
去路复悠悠,长亭更短亭。

【三伏时节、暑气蒸腾,红尘若海、烈火烹油。乃忆1865,观江南制造局旧景,赏绿荫覆盖处小栈,随意数章、涂鸦一阙以志流年。一捧新绿,为师友福、为众生纳清凉。背景音乐为箜篌曲《蕉窗夜雨》】

JackPOON阿邦:

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最大的吸引力就是,你带她/他体验了不同的世界。(英国湖区格拉斯米尔)

MAHA:

借镜



万物之美,有自己的美、也有其他事物衬托的美。

美,意味着开放与共享。
美,总是从视觉开始派生于喜悦而入人之心流。

驾驭美,也是在驾驭眼力。
参与美,也是在考验分享精神。

物与物,要交融。
心与心,要关照。

好物,在一开始就凝聚了匠人的心和探索。
好物的美,也是参照过去精品的结果;没有借鉴和欣赏亦不会有新物的美!

色彩,还需要光。光让美成为无可挑剔的现实。
色彩,有规律,不要去挑战色彩的对比和反差。

美,最终需要借镜;而不可以完全依靠物的形与色。
借镜,靠的是视角与经验;没有对美的长时间的观照,也不会有绝美的配对。






观音山

荼折:

人出于自然,当亲与自然。若常有会心林水的生命感受,则无处不闲适。古有句:“会心处不必在远,翳然林水,便自有濠濮间想。不觉鸟兽禽鱼,自来亲人。”这里翠竹碧松,清泉潺潺,若再有茶铛酒臼,轻案绳床,自... http://music.163.com/event?id=1761723396&uid=3841098&userid=3841098 (@网易云音乐)

『方便面记』流火

方便面伯爵:


  文/方便面伯爵


  几日高温,烤得人昏昏沉沉,在电脑前几乎坐不住。开空调的时间越来越长,身体温度调节几乎要丧失。坐一会儿,躺一会儿,一会儿席子上,一会儿地板上,感觉疲累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
  


  起身独自在房间里踱步,时间被一分一秒被消磨殆尽,流于虚妄。既是如此,为何要等,等什么,等多久?习惯了等待的人,其实不知道真正要等的是什么,不知等多久,也不知是否能等到。


  


  力拔山兮气盖世,


  时不利兮骓不逝。


  骓不逝兮可奈何,


  虞兮虞兮奈若何。


  


  对着白墙吟诵它时,仿佛见到威风了一世的霸王项羽,保不住自己的爱马,保不住自己心爱的女人,穷途末路,乌江自刎,无可奈何的悲哀。汉末的吕布凭一身无敌勇武也同样保不住赤兔貂蝉。汉初兴盛的开始,汉末后几百年的纷乱,都会演绎悲剧始终,让人唏嘘不已。


  


  吹皱一池春水,干卿何事。


  


  精神涣散时最适合做什么?在席子上打滚?抓自己头发?对着镜子,说些不相干的闲话?还是反复听已经听厌了的故事?


  


  晚饭后,老爹老娘会出门散一会步,回来时会记着给猫仔带几株狗尾草。刚进门口就被它发现了,隔远就兴奋的叫唤着,乐呵呵得跑过去,叼住一株往回跑,躲在角落里大口的撕咬。我不知道别的猫是否也喜欢吃草,猫仔也挺古怪的,它很像我。


  


  这些场景几乎每天都在重复,说一样话,吃一样的菜,仿佛掉入了时间的循环,生命却悄然流失着。还有什么要做的事,有什么想要的吗?从什么时候开始生命成了一种负担。


  


  很是疲惫。


  


  烦躁不安,几乎想不起任何人的脸,模糊不清。生活的糨糊搅动,五颜六色,光怪陆离,分不清,道不明,逃不离,丢不弃,避不开……


  


  头越来越重,似要压垮脊椎。弓腰曲背,歪着脑袋,凸眼呆望屏幕。真是一副可憎的形象,才没多少年头呢,这臭皮囊就捱不下去了吗?


  


  哈……哈……,笑,大笑。


  


  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


  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


  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


  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


 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

  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
  …… ……

娱乐与修行:

A true friend is someone who sees the pain in your eyes, while everyone else believes the smile on your face.
真正的朋友能读懂你眼神中的哀伤,而其他人却相信你脸上的微笑。 ​

经典收藏馆:

醉卧寒林:

《梅雨门东》

久雨怨长阴,郊外鸡声催酒醒。
门东亭柳人未见,行行,
君往山水第几程?

梦沉见天晴,黯然无语辞金陵。
一叶风波横短笛,谁听?
心无冤忿浪自平。

【江南梅季,时雨时晴,绿意茵蒀,风絮横陈。随意老门东,聊撷数章,以志时序。背景音乐为《江南雨》】

JackPOON阿邦:

生命的尽头,就像人在黄昏时分读书,读啊读,没有察觉到光线渐暗,直到他停下来休息,才猛然发现白天已经过去,天已经很暗,再低头却什么也看不清了。(摄于英国湖区格拉斯米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