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水流深

许捡走

周聿:

       月色


 


       在蜀地,很难得望见月亮。而且见了,月色也乏善可望,颔首下来多是个模糊样儿的失落。但若久驻,便知道此言不确。成都星象虽然不可瞻仰,但月色还是偶能幸睹。


       前些年,三四人共我,蹲守在广场一侧,愁消夏暑。时值黄昏,忽然迎面升来红彤彤一个月亮。某说:今儿太阳不落?某答:东边儿,是月亮。一众人回头望去,果然一个昏黄日头漫落在西天边沿。而面前的血月呢?圆大,赤红,就滚落在对面的楼顶。天色昏黄转黑,血月也深转淡浅。没等升到半天,就恍惚刷白了。


       宽窄巷子亦有月色。这里昼间熙攘难堪,近半夜的时分,人气稀佚,才颇有几分旧时风韵。若秋气高爽,又闲心游弋,就适合夜谒此地,望月多有所得。这里本是清末八旗满城,四围少有高楼。又屋檐灭灯,可在黑街深巷中,窥见一唇中天小月。你漫步在子夜的古街,小月便在瓦当树梢间跟你游戏迷藏。


       城西有大月,在风起初晴时日,若恰逢十五六七,登高楼,可见瞪目大月,如盘。往往有几缕黑云翳之,平添几分妖蛮气。若月现酉时,天色尚在蓝白淡墨之间,则可见大月透薄如玉,轻云遮来如纱。


       秋末,银杏翻落,树下冷月逼人。


       冬,偶见月晕,普照当空,泠泠有霜色。

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静水流深周聿 转载了此文字